九月

来自Unsplash
九月,已入中旬,白露刚过,长安气温下降,体感温度适宜,低云就应着蓝天,整个人感觉很舒适。整个九月太阳直射会从北半球越过赤道回到南半球,日头渐短,夜渐长。学子新年级伊始,新朋旧友,快乐成长。教师节、中秋接踵而至,敬重师长、佳节团圆。

记忆里的九月

九月,秋之始。自年幼,记忆中乡下会有秋忙假,丰收的季节。90年代农业机械并不发达,秋收的时候自是全家老幼都要下地的,掰玉米,割豆子。秋收的时候,也有些“不务正业”的小年轻,拿着铁锹,背着麻袋,到处找田鼠洞,找到便挖,鼠洞深,有时候会挖出一个成年人的高度。运气好了,既能打到田鼠,亦能“缴获”田鼠过冬的粮食(这粮食大多为枝干倒掉的大豆,被田鼠拉了去),不过许多时候并不是自家田地,自会惹来别家农妇的漫骂。
来自Unsplash
自离了家乡,九月便多了一种感官——嗅觉。南北差异,家乡的九月多了桂花香。家乡桂花多而密,满街桂花,似乎进入我家乡所在的城市就能闻到浓浓的桂花香,一棵金桂,一棵银桂。不禁遥想,文人处于九月的城内,总能吸入这风中桂花香,幻化为满腔的诗意,书写这清香不张扬的诗篇。

九月的诗

目击众神死亡的草原上野花一片

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

我的琴声呜咽 泪水全无

我把这远方的远归还草原

一个叫木头 一个叫马尾

我的琴声呜咽 泪水全无

远方只有在死亡中凝聚野花一片

明月如镜高悬草原映照千年岁月

我的琴声呜咽 泪水全无

只身打马过草原

添加新评论

文章状态:已收录~
CC BY-NC-ND